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塞风

慕其贤而偕其游

 
 
 

日志

 
 
关于我

慕山水之美而偕风云之游。偏嗜古风,唐突近律,有感而生,不得不发。抒迟暮之忧愁,遣横秋之意气。

网易考拉推荐

铁门关香梨花  

2017-09-13 16:51:1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要参加同学的女儿结婚晚宴,推迟了几天到库尔勒。(同学只邀请了几位关系比较好的亲朋挚友参加。我有机会看到了他的德国女婿。二十多年前过年过节互相拜年见过他的宝贝女儿,没想到女儿出落的风采卓越,尤其英语和德语说的很棒。她的洋女婿之所以爱上她,一是他特别喜欢东方女孩的黑头发,二是特别喜欢中国饮食文化)
一下火车不远,就看到河边的梨花树棵棵满树梨花。几曾何时,河两岸都是成片成片的梨园。又何止如此,整座库尔勒小城都曾是梨花飘香。而如今,库尔勒做为南疆重要门户已经发展成现代大都市,街道纵横交错,楼宇鳞次栉比。尤其以孔雀河规划的水系园林让这个城市增加了活力和韵律。前几天正是每年这个季节赏梨花的时候,花蕾初绽,渐次盛开,差不多持续一个星期左右。犹如一个个豆蔻年华纯洁的少女几天之内又出落成亭亭玉立的美丽的仙女风姿绰约。然而,当我晚了几天再来,看到的梨花却像是风韵犹存的少妇。似乎没有初开时的矜持和娇羞,只有在徐徐春风里摇曳和怡荡。梨树的叶子已经长得很大,但依然掩盖不住满树梨花的张扬。我远远看着,想象着她前几天一夜乍开的光景。同时想起那些类似“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等等古人的诗句。思绪也回环往复于自己曾写过的梨花的意境里。那些美好微妙的诗意还有几多簌簌悬于梨树的枝条。或着已经荡然无存,或者还可寻觅。

不知为什么,每年这个杏花桃花开放的时节,不是故意错过就是漫不经心。潜意识里是看不得姹紫嫣红,那种鲜艳的刺激让人不胜其愁。她真的像极了印花,每年这个季节总觉得是躲也躲不开,她就戳印在你心里给你做一个大大的强制的记录——又度过了一个春秋。春区别于秋,是她的五彩缤纷缭乱着骚动着你的苍老了的心,二者极不相称。如果还是一位青春少年,那当然非常合适。无论是活泼的性格,还是灵动的眼睛,亦或是多情的心灵。而秋的来临就没有春季桃花红来梨花白这么一波一波折磨人。秋季以苍黄的颜色,肃杀的格调好不商量的横扫凋亡着一切。它同时契合着人们沧桑的心境,不知不觉间就让你进入冰冻的冬季冷藏你还来不及整理的一帧帧春情夏思。

而我特别钟情于梨花究竟是为什么呢?是她的洁白如雪还是素雅馨香。答案总是可以尝试找出来:她如仙子一袭缟素,每年春季仿佛也来凡尘赏人间百花的姹紫嫣红。神态雍容着,风姿绰约着。她仿佛又是偕瑶池的仙子姐妹们赴另外一场花会短暂的休憩于天山脚下鉴博斯腾湖玉镜整顿花容。那云雾一般的梨花是她飞天拖曳的飘飘的裙裾悬浮于人间炊烟袅袅。她是否回眸一瞥还是义无反顾的离去?为什么在我到来的的时候她仙袂的一角还在我浑浊的视野中若隐若现。我好像分不清楚是朵朵白云还是片片梨花。她的短暂的停留是为谁而滞?我如果不是有事翻越天山而来,就忘记了她每年的如约而来。姗姗的君临是否是她每年天山脚下多情浪漫的踏春,而伤感忧郁的却是我偶然旅游无意的邂逅。错过了便错过了,却偏偏相逢。那缭乱起的春愁在荒漠的心底如何料理。

我记得二十年前我和朋友到铁门关游玩。朋友说山里头比山外温度要冷一些,季节总是晚上好几天。铁门关位于库尔勒市北郊8公里处,扼孔雀河上游陡峭峡谷的出口,曾是南北疆交通的天险要冲,古代丝绸之路中道咽喉。晋代在这里设关,因其险固,故称铁门关,列为中国古代二十六名关之一。 谢彬《新疆游记》中有"两山夹峙,一线中通,路倚奇石,侧临深涧,水流澎湃,日夜有声,弯环曲折,时有大风,行者心戒"的记述。《水经注》中称铁门关所在的峡谷为"铁门关",后人叫它"遮留谷"。铁门关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关旁绝壁上还留有"襟山带河"4个隶书大字。如今关旁山坡上还留有古代屯兵的遗址。西汉张骞衔命出使西域曾路经铁门关,班超也曾饮马于孔雀河,故而人们又称孔雀河为饮马河"。唐代边塞诗人岑参登铁门关曾赋诗一首:"铁关天西涯,极目少行客,关旁一小吏,终日对石壁,桥跨千仞危,路盘两崖窄。试登西楼望,一望头欲白"。

莫非梨花她还在铁门关短暂停留。没有丝毫犹豫急匆匆驱车前往。去看望她是眼前最最重要的事情。买票,票价八元。门卫说,你们来的正好,梨花开的正好。似乎不大相信,半信半疑的观望着寻觅着,她在哪里呢?走着走着往左一拐果然看见一大片仿佛白云飘在山间。加快脚步,害怕她就要被春风飘走的样子。简直美极了!铁门里二十年没见,竟然还有如此大规模的梨园。不是零零星星几棵,而是成片成片。在我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被震撼了。真如天山之闲云出岫,囷囷焉姗姗焉飘浮在山腰,欲去还留。真如雪花飘飘,却悬而不落。她疏落有致轻袅着,她素雅大方安静着,她超然世外雍容着。无法形容的视觉冲击,无法比喻的心灵感应。那是身心瞬间的洗瀹,是幽梦的清醒幻觉。恍兮惚兮,你从喧嚷闹市突然置身于世外仙境,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当远远的摄下第一幅摄影你就不想再拿起手机拍摄了。你只能远远看着他心醉神迷。虽然近在咫尺,她的洁白的神圣和高雅仿佛已将隔绝于千里万里之外。你欲身凡心俗不可耐好像没有资格接近她。看她一眼都好像格格不入。她绝世独立于这人迹罕至的地方。她天生丽质不为谁而容,只为春季来临她愉悦天山春色即蛾眉淡扫一袭鲛绡。她还要在这铁门雄关呆几天呢?我仿佛已经看到了在我打扰她的一刻,她眉眼之间的不悦。我甚至不敢快速移动我的落满尘土的身躯。我只悄然望着她,我真希望她能在花瓣栩栩的抖动里表达对我敏感的些许安慰甚至淡然一笑。我轻轻捡起她落下的花瓣,那是刚才的一阵山风吹落的。刚才梨园的园丁说她还要再开几天的。她不会就这么快转身离去的。你不想听听我对你说些什么吗?说些什么呢?她好像回答说:“你也学着那桃花杏花让春驻你心里,不要枯萎了希望!”在我转身的一刹,果然看到了一簇簇盛开的桃花。真的想不到,我同时在铁门关看到了梨花和桃花。我确实很多年没赏桃花了,今天逢着她,却是在我追逐着梨花的山中。我不爱桃花的妖艳,却欣赏桃花的热烈。我沉默古板木讷寡言,总是把心事藏在心底。含蓄有余,张扬不足。真的应该像桃花那样,让自己痛痛快快活一回。

梨花,我若再和你相逢,不知会不会是明年。我心花之盛开与凋落我自己也不知道。如若我再见到你,我会赠上我的赞颂。如若没有和你相逢,那我一定是游旅去了远方。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