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塞风

慕其贤而偕其游

 
 
 

日志

 
 
关于我

慕山水之美而偕风云之游。偏嗜古风,唐突近律,有感而生,不得不发。抒迟暮之忧愁,遣横秋之意气。

网易考拉推荐

景德传灯录(九)  

2015-03-23 15:37:28|  分类: 佛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景德传灯录卷第二十七景德传灯录卷第二十八

诸方广语一十二人见录

  南阳慧忠国师语
  洛京荷泽神会大师语
  江西大寂道一禅师语
  澧州药山惟俨和尚语
  越州大珠慧海和尚语
  汾州大达无业国师语
  池州南泉普愿和尚语
  赵州从谂和尚语
  镇州临济义玄和尚语
  玄沙宗一师备大师语
  潭州罗汉桂琛和尚语
  大法眼文益禅师语

  南阳慧忠国师问禅客。从何方来。对曰。南方来。师曰。南方有何知识。曰知识颇多。师曰。如何示人。曰彼方知识直下示学人。即心是佛佛是觉义。汝今悉具见闻觉知之性。此性善能扬眉瞬目去来运用遍于身中。挃头头知挃脚脚知。故名正遍知。离此之外更无别佛。此身即有生灭。心性无始以来未曾生灭。身生灭者。如龙换骨。蛇脱皮人出故宅。即身是无常其性常也。南方所说大约如此。师曰。若然者与彼先尼外道无有差别。彼云。我此身中有一神性。此性能知痛痒。身坏之时神则出去。如舍被烧舍主出去。舍即无常。舍主常矣。审如此者。邪正莫辨孰为是乎。吾比游方多见此色近尤盛矣。聚却三五百众。目视云汉云。是南方宗旨。把他坛经改换。添糅鄙谭削除圣意惑乱后徒。岂成言教。苦哉吾宗丧矣。若以见闻觉知是佛性者。净名不应云法离见闻觉知。若行见闻觉知是则见闻觉知非求法也。僧又问。法华了义开佛知见此复若为。师曰。他云开佛知见。尚不言菩萨二乘。岂以众生痴倒便同佛之知见耶。僧又问。阿那个是佛心。师曰。墙壁瓦砾。是僧曰。与经大相违也。涅槃云。离墙壁无情之物故名佛性。今云是佛心。未审心之与性为别不别。师曰。迷即别悟即不别。曰经云。佛性是常心是无常。今云不别何也。师曰。汝但依语而不依义。譬如寒月水结为冰。及至暖时冰释为水。众生迷时结性成心。众生悟时释心成性。若执无情无佛性者。经不应言三界唯心。宛是汝自违经。吾不违也。问无情既有心性还解说法否。师曰。他炽然常说无有间歇。曰某甲为什么不闻。师曰。汝自不闻。曰谁人得闻。师曰。诸佛得闻。曰众生应无分邪。师曰。我为众生说不为圣人说。曰某甲聋瞽不闻无情说法师应合闻。师曰。我亦不闻。曰师既不闻争知无情解说。师曰。我若得闻即齐诸佛。汝即不闻我所说法。曰众生毕竟得闻否。师曰。众生若闻即非众生。曰无情说法有何典据。师曰。不见华严云。刹说众生说三世一切说。众生是有情乎。曰师但说无情有佛性。有情复若为。师曰。无情尚尔况有情耶。曰若然者前举南方知识云见闻是佛性。应不合判同外道。师曰。不道他无佛性。外道岂无佛性耶。但缘见错于一法中而生二见故非也。曰若俱有佛性。且杀有情即结业互酬损害。无情不闻有报。师曰。有情是正报计我我所而怀结恨即有罪报。无情是其依报无结恨心。是以不言有报。曰教中但见有情作佛。不见无情受记。且贤劫千佛孰是无情佛耶。师曰。如皇太子未受位时唯一身尔。受位之后国土尽属于王。宁有国土别受位乎。今但有情受记作佛之时。十方国土悉是遮那佛身。那得更有无情受记耶。曰一切众生尽居佛身之上。便利秽污佛身。穿凿践蹋佛身。岂无罪耶。师曰。众生全体是佛欲谁为罪。曰经云。佛身无挂碍。今以有为质碍之物而作佛身。岂不乖于圣旨。师曰。大品经云。不可离有为而说无为。汝信色是空否。曰佛之诚言那敢不信。师曰。色既是空宁有挂碍。曰众生佛性既同。只用一佛修行。一切众生应时解脱。今既不尔同义安在。师曰。汝不见华严六相义云。同中有异异中有同。成坏总别类例皆然。众生佛虽同一性。不妨各各自修自得。未见他食我饱。曰有知识示学人。但自识性了无常时抛却[谷-禾+卵]漏子一边著。灵台智性迥然而去。名为解脱。此复若为。师曰。前已说了。犹是二乘外道之量。二乘厌离生死欣乐涅槃。外道亦云。吾有大患为吾有身。乃趣乎冥谛。须陀洹人八万劫。余三果人六四二万。辟支佛一万劫。住于定中。外道亦八万劫住非非想中。二乘劫满犹能回心向大。外道还却轮回。曰佛性一种为别。师曰。不得一种。曰何也。师曰。或有全不生灭。或半生半灭半不生灭。曰执为此解。师曰。我此间佛性全不生灭。汝南方佛性半生半灭半不生灭。曰如何区别。师曰。此则身心一如心外无余。所以全不生灭。汝南方身是无常神性是常。所以半生半灭半不生灭。曰和尚色身岂得便同法身不生灭耶。师曰。汝那得入于邪道。曰学人早晚入邪道。师曰。汝不见金刚经色见声求皆行邪道。今汝所见不其然乎。曰某甲曾读大小乘教。亦见有说。不生不灭中道正性之处。亦见有说。此阴灭彼阴生身有代谢而神性不灭之文。那得尽拨同外道断常二见。师曰。汝学出世无上正真之道。为学世间生死断常二见耶。汝不见。肇公云。谭真则逆俗。顺俗则违真。违真故迷性而莫返。逆俗故言淡而无味。中流之人如存若亡。下士拊掌而不顾。汝今欲学下士笑于大道乎。曰师亦言即心是佛。南方知识亦尔。那有异同师不应自是而非他。师曰。或名异体同。或名同体异。因兹滥矣。只如菩提涅槃真如佛性名异体同。真心妄心佛智世智名同体异。缘南方错将妄心言是真心。认贼为子。有取世智称为佛智。犹如鱼目而乱明珠。不可雷同事须甄别。曰若为离得此过。师曰。汝但子细反观阴入界处一一推穷。有纤豪可得否。曰子细观之不见一物可得。师曰。汝坏身心相耶。曰身心性离有何可坏。师曰。身心外更有物不。曰身心无外宁有物耶。师曰。汝坏世间相耶。曰世间相即无相那用更坏。师曰。若然者即离过矣。禅客唯然受教。常州僧灵觉问曰。发心出家本拟求佛。未审如何用心即得。师曰。无心可用即得成佛。曰无心可用阿谁成佛。师曰。无心自成佛亦无心。曰佛有大不可思议为能度众生。若也无心阿谁度众生。师曰。无心是真度生。若见有生可度者。即是有心宛然生灭。曰今既无心。能仁出世说许多教迹岂可虚言。师曰。佛说教亦无心。曰说法无心应是无说。师曰。说即无无即说。曰说法无心造业有心否。师曰。无心即无业。今既有业心即生灭何得无心。曰无心即成佛。和尚即今成佛未。师曰。心尚自无谁言成佛。若有佛可成还是有心。有心即有漏何处得无心。曰既无佛可成和尚还得佛用否。师曰。心尚自无用从何有。曰茫然都无莫落断见否。师曰。本来无见阿谁道断。曰本来无莫落空否。师曰。空既是无堕从何立。曰能所俱无。忽有人持刀来取命。为是有是无。师曰。是无。曰痛否。师曰。痛亦无。曰痛既无死后生何道。师曰。无死无生亦无道。曰既得无物自在饥寒所逼若为用心。师曰。饥即吃饭寒即著衣。曰知饥知寒应是有心。师曰。我问汝。有心心作何体段。曰心无体段。师曰。汝既知无体段。则是本来无心。何得言有。曰山中逢见虎狼如何用心。师曰。见如不见来如不来。彼即无心恶兽不能加害。曰寂然无事独脱无心名为何物。师曰。名金刚大士。曰金刚大士有何体段。师曰。本无形段。曰既无形段唤何物作金刚大士。师曰。唤作无形段金刚大士。曰金刚大士有何功德。师曰。一念与金刚相应。能灭殑伽沙劫生死重罪。得见殑伽沙诸佛。其金刚大士功德无量非口所说非意所陈。假使殑伽沙劫住世说亦不可得尽。曰如何是一念相应。师曰。忆智俱忘即是相应。曰忆智俱忘谁见诸佛。师曰。忘即无无即佛。曰无即言无何得唤作佛。师曰。无亦空佛亦空故。曰无即佛佛即无。曰既无纤豪可得名为何物。师曰。本无名字。曰还有相似者否。师曰。无相似者世号无比独尊。汝努力依此修行。无人能破坏者。更不须问任意游行独脱无畏。常有河沙贤圣之所覆护。所在之处常得河沙天龙八部之所恭敬。河沙善神来护永无障难。何处不得逍遥。又问。迦叶在佛边听为闻不闻。师曰。不闻闻。曰云何不闻闻。师曰。闻不闻。曰如来有说不闻闻无说不闻闻。师曰。如来无说说。曰云何无说说。师曰。言满天下无口过。
  洛京荷泽神会大师示众曰。夫学者须达自源。四果三贤皆名调伏。辟支罗汉未断其疑。等妙二觉了达分明。觉有浅深教有顿渐。其渐也历僧祇劫犹处轮回。其顿也屈伸臂顷便登妙觉。若宿无道种徒学多知。一切在心邪正由己。不思一物即是自心。非智所知。更无别行悟入此者。真三摩提法无去来前后际断。故知无念为最上乘。旷彻清虚顿开宝藏。心非生灭性绝推迁。自净则境虑不生。无作乃攀缘自息。吾于昔日转不退轮。今得定慧双修如拳如手。见无念体不逐物生。了如来常更何所起。今此幻质元是真常。自性如空本来无相。既达此理谁怖谁忧。天地不能变其体。心归法界万象一如。远离思量智同法性。千经万论只是明心。既不立心即体真理都无所得。告诸学众无外驰求。若最上乘应当无作。珍重。人问。无念法有无否。师曰。不言有无。曰恁么时作么生。师曰。亦无恁么时。犹如明镜若不对像终不见像。若见无物乃是真见。师于大藏经内有六处有疑。问于六祖。第一问戒定慧。曰戒定慧如何所用。戒何物。定从何处修。慧因何处起。所见不通流。六祖答曰。定则定其心。将戒戒其行。性中常慧照。自见自知深。第二问。本无今有有何物。本有今无无何物。诵经不见有无义。真似骑驴更觅驴。答曰。前念恶业本无。后念善生今有。念念常行善行。后代人天不久。汝今正听吾言。吾即本无今有。第三问。将生灭却灭。将灭灭却生。不了生灭义。所见似聋盲。答曰。将生灭却灭。令人不执性。将灭灭却生。令人心离境。未若离二边。自除生灭病。第四问。先顿而后渐。先渐而后顿。不悟顿渐人。心里常迷闷。答曰。听法顿中渐。悟法渐中顿。修行顿中渐。证果渐中顿。顿渐是常因。悟中不迷闷。第五问。先定后慧先慧后定。定慧后初何生为正。答曰。常生清净心。定中而有慧。于境上无心。慧中而有定。定慧等无先。双修自心正。第六问。先佛而后法。先法而后佛。佛法本根源。起从何处出。答曰。说即先佛而后法。听即先法而后佛。若论佛法本根源。一切众生心里出。
  江西大寂道一禅师示众云。道不用修但莫污染。何为污染。但有生死心造作趣向皆是污染。若欲直会其道平常心是道。谓平常心无造作无是非无取舍无断常无凡无圣。经云。非凡夫行非贤圣行是菩萨行。只如今行住坐卧应机接物尽是道。道即是法界。乃至河沙妙用不出法界。若不然者云何言心地法门。云何言无尽灯。一切法皆是心法。一切名皆是心名。万法皆从心生。心为万法之根本。经云。识心达本故号沙门。名等义等一切诸法皆等纯一无杂。若于教门中得随时自在。建立法界尽是法界。若立真如尽是真如。若立理一切法尽是理。若立事一切法尽是事。举一千从理事无别。尽是妙用更无别理。皆由心之回转。譬如月影有若干真月无若干。诸源水有若干水性无若干。森罗万象有若干虚空无若干。说道理有若干无碍慧无若干。种种成立皆由一心也建立亦得。扫荡亦得。尽是妙用。妙用尽是自家。非离真而有立处。立处即真尽是自家体。若不然者更是何人。一切法皆是佛法。诸法即解脱。解脱者即真如。诸法不出于真如。行住坐卧悉是不思议用不待时节。经云。在在处处则为有佛。佛是能仁有智慧善机情。能破一切众生疑网。出离有无等缚。凡圣情尽人法俱空。转无等轮超于数量。所作无碍事理双通。如天起云忽有还无不留碍迹。犹如画水成文不生不灭。是大寂灭。在缠名如来藏。出缠名大法身。法身无穷体无增减。能大能小能方能圆。应物现形如水中月。滔滔运用不立根栽。不尽有为不住无为。有为是无为家用。无为是有为家依。不住于依故云如空无所依。心生灭义。心真如义。心真如者。譬如明镜照像。镜喻于心像喻诸法。若心取法即涉外。因缘即是生灭义。不取诸法即是真如义。声闻闻见佛性。菩萨眼见佛性。了达无二名平等性。性无有异用则不同。在迷为识。在悟为智。顺理为悟。顺事为迷。迷即迷自家本心。悟即悟自家本性。一悟永悟不复更迷。如日出时不合于冥。智慧日出不与烦恼暗俱。了心及境界。妄想即不生。妄想既不生。即是无生法忍。本有今有不假修道坐禅。不修不坐即是如来清净禅。如今若见此理真正。不造诸业随分过生。一衣一钵坐起相随。戒行增熏积于净业。但能如是何虑不通。久立诸人珍重。
  澧州药山惟俨和尚上堂曰。祖师只教保护。若贪嗔起来切须防御。莫教揨(直庚切)触是尔欲知枯木石头却须担荷。实无枝叶可得。虽然如此更宜自看不得绝却言语。我今为汝说遮个语显无语底。他那个本来无耳目等貌。时有僧问云。何有六趣。师曰。我此要轮虽在其中元来不染。问不了身中烦恼时如何。师曰。烦恼作何相状。我且要尔考看。更有一般底。只向纸背上记持言语。多被经论惑。我不曾看经论策子。汝只为迷事走失自家不定。所以便有生死心。未学得一言半句一经一论。便说恁么菩提涅槃世摄不摄。若如是解即是生死。若不被此得失系缚。便无生死。汝见律师说什么。尼萨耆突吉罗最是生死本。虽然恁么。穷生死且不可得。上至诸佛下至蝼蚁。尽有此长短好恶大小不同。若也不从外来。何处有闲汉掘地狱待尔。尔欲识地狱道。只今镬汤煎煮者是。欲识饿鬼道。即今多虚少实不令人信者是。欲识畜生道。见今不识仁义不辨亲疏者是。岂须披毛戴角斩割倒悬。欲识人天。即今洗净威仪持瓶挈钵者是。保任免堕诸趣。第一不得弃遮个。遮个不是易得。须向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此处行不易。方有少相应。如今出头来。尽是多事人。觅个痴钝人不可得。莫只记策子中言语以为自己见知。见他不解者便生轻慢。此辈尽是阐提外道。此心直不中切须审悉。恁么道犹是三界边事。莫在衲衣下空过。到遮里更微细在。莫将等闲。须知珍重。
  越州大珠慧海和尚。上堂曰。诸人幸自好个无事人。苦死造作要檐枷落狱作么。每日至夜奔波道我参禅学道解会佛法。如此转无交涉也。只是逐声色走有何歇时。贫道闻江西和尚道。汝自家宝藏一切具足。使用自在不假外求。我从此一时休去。自己财宝随身受用。可谓快活。无一法可取。无一法可舍。不见一法生灭相。不见一法去来相。遍十方界无一微尘许不是自家财宝。但自子细观察自心。一体三宝常自现前无可疑虑。莫寻思莫求觅。心性本来清净。故华严经云。一切法不生一切法不灭。若能如是解诸佛常现前。又净名经云。观声实相观佛亦然。若不随声色动念。不逐相貌生解。自然无事去。莫久立珍重。此日大众普集久而不散。师曰。诸人何故在此不去。贫道已对面相呈。还肯休么。有何事可疑。莫错用心枉费气力。若有疑情一任诸人恣意早问。时有僧法渊问曰。云何是佛。云何是法。云何是僧。云何是一体三宝。愿师垂示。师曰。心是佛不用将佛求佛。心是法不用将法求法。佛法无二和合为僧。即是一体三宝。经云。心佛与众生是三无差别。身口意清净名为佛出世。三业不清净名为佛灭度。喻如嗔时无喜喜时无嗔。唯是一心实无二体。本智法尔无漏现前。如蛇化为龙不改其鳞。众生回心作佛不改其面。性本清净不待修成。有证有修即同增上慢者。真空无滞应有无穷无始无终。利根顿悟用无等等。即是阿耨菩提。心无形相。即是微妙色身。无相即是实相法身。性相体空即是虚空无边身。万行庄严即是功德法身。此法身者乃是万化之本。随处立名。智用无尽名无尽藏。能生万法名本法藏。具一切智是智慧藏。万法归如名如来藏。经云。如来者即诸法如义。又云。世间一切生灭法。无有一法不归如也。时有人问云。弟子未知律师法师禅师何者最胜。愿和尚慈悲指示。师曰。夫律师者。启毗尼之法藏。传寿命之遗风。洞持犯而达开遮。秉威仪而行轨范。牒三番羯么作四果初因。若非宿德白眉焉敢造次。夫法师者。踞狮子之座泻悬河之辩。对稠人广众启凿玄关。开般若妙门等三轮空施。若非龙象蹴蹋安敢当斯。夫禅师者。撮其枢要直了心源。出没卷舒纵横应物。咸均事理顿见如来。拔生死深根获见前三昧。若不安禅静虑。到遮里总须茫然。随机授法三学虽殊。得意忘言一乘何异。故经云。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无二亦无三。除佛方便说但以假名字引导于众生。曰和尚深达佛旨得无碍辩。又问。儒道释三教同异如何。师曰。大量者用之即同。小机者执之即异。总从一性上起用。机见差别成三。迷悟由人不在教之同异。讲唯识道光座主问曰。禅师用何心修道。师曰。老僧无心可用无道可修。曰既无心可用无道可修。云何每日聚众劝人学禅修道。师曰。老僧尚无卓锥之地。什么处聚众来。老僧无舌何曾劝人来。曰禅师对面妄语。师曰。老僧尚无舌劝人焉解妄语。曰某甲却不会禅师语论也。师曰。老僧自亦不会讲华严志座主问。禅师何故不许青青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华无非般若。师曰。法身无象应翠竹以成形。般若无知对黄华而显相。非彼黄华翠竹而有般若法身。故经云。佛真法身犹若虚空。应物现形如水中月。黄华若是般若。般若即同无情。翠竹若是法身。翠竹还能应用。座主会么。曰不了此意。师曰。若见性人道是亦得道不是亦得。随用而说不滞是非。若不见性人说翠竹著翠竹。说黄华著黄华。说法身滞法身。说般若不识般若。所以皆成争论。志礼谢而去。人问。将心修行几时得解脱。师曰。将心修行喻如滑泥洗垢。般若玄妙本自无生。大用现前不论时节。曰凡夫亦得如此否。师曰。见性者即非凡夫。顿悟上乘超凡越圣。迷人论凡论圣。悟人超越生死涅槃。迷人说事说理。悟人大用无方。迷人求得求证。悟人无得无求。迷人期远劫。悟人顿见。维摩座主问。经云。彼外道六师等是汝之师。因其出家彼师所堕汝亦随堕。其施汝者不名福田。供养汝者堕三恶道。谤于佛毁于法不入众数。终不得灭度。汝若如是乃可取食。今请禅师明为解说。师曰。迷徇六根者号之为六师。心外求佛名为外道。有物可施不名福田。生心受供堕三恶道。汝若能谤于佛者是不著佛求。毁于法者是不著法求。不入众数者是不著僧求。终不得灭度者智用现前。若有如是解者。便得法喜禅悦之食。有行者问。有人问佛答佛问法答法。唤作一字法门不知是否。师曰。如鹦鹉学人语话自语不得。为无智慧故。譬如将水洗水将火烧火都无义趣。人问。言之与语为同为异。师曰。夫一字曰言。成句名语。且如灵辩滔滔譬大川之流水。峻机叠叠如圆器之倾珠。所以郭象号悬河。春鹦称义海。此是语也。言者一字表心也。内著玄微外现妙相。万机挠而不乱。清浊浑而常分。齐王到此犹惭大夫之辞。文殊到此尚叹净名之说。如今常人云何能解。源律师问。禅师常谭即心是佛无有是处。且一地菩萨分身百佛世界。二地增于十倍。禅师试现神通看。师曰。阇梨自己是凡是圣。曰是凡。师曰。既是凡僧能问如是境界。经云。仁者心有高下不依佛慧。此之是也。又问。禅师每云。若悟道现前身便解脱无有是处。师曰。有人一生作善忽然偷物入手。即身是贼否。曰故知是也。师曰。如今了了见性。云何不得解脱。曰如今必不可。须经三大阿僧祇劫始得。师曰。阿僧祇劫还有数否。源抗声曰。将贼比解脱道理得通否。师曰。阇梨自不解道。不可障一切人解。自眼不开嗔一切人见物。源作色而去。云虽老浑无道。师曰。即行去者是汝道。讲止观慧座主问。禅师辨得魔否。师曰。起心是天魔。不起心是阴魔。或起不起是烦恼魔。我正法中无如是事。曰一心三观义又如何。师曰。过去心已过去。未来心未至。现在心无住。于其中间更用何心起观。曰禅师不解止观。师曰。座主解否。曰解。师曰。如智者大师。说止破止。说观破观。住止没生死。住观心神乱。且为当将心止心。为复起心观。观若有心观是常见法若无心观是断见。法亦有亦无成二见法。请座主子细说看。曰若如是问俱说不得也。师曰。何曾止观。人问。般若大否。师曰大。曰几许大。师曰。无边际。曰般若小否。师曰小。曰几许小。师曰。看不见。曰何处是。师曰。何处不是。维摩座主问。经云。诸菩萨各入不二法门维摩默然是究竟否。师曰。未是究竟。圣意若尽第三卷更说何事。座主良久曰。请禅师为说未究竟之意。师曰。如经第一卷。是引众呵十大弟子住心。第二诸菩萨各说入不二法门。以言显于无言。文殊以无言显于无言。维摩不以言不以无言故默然。收前言语故。第三卷从默然起说。又显神通作用。座主会么。曰奇怪如是。师曰。亦未如是。曰何故未是。师曰。且破人执情作如此说。若据经意只说色心空寂令见本性。教舍伪行入真行。莫向言语纸墨上讨意度。但会净名两字便得。净者本体也。名者迹用也。从本体起迹用。从迹用归本体。体用不二本迹非殊。所以古人道。本迹虽殊不思议一也。一亦非一。若识净名两字假号。更说什么究竟与不究竟。无前无后非本非末非净非名。只示众生本性不思议解脱。若不见性人终身不见此理。僧问。万法尽空识性亦尔。譬如水泡一散更无再合。身死更不再生。即是空无。何处更有识性。师曰。泡因水有。泡散可即无水。身因性起。身死岂言性灭。曰既言有性将出来看。师曰。汝信有明朝否。曰信。师曰。试将明朝来看。曰明朝实是有如今不可得。师曰。明朝不可得不是无明朝。汝自不见性不可是无性。今见著衣吃饭行住坐卧对面不识。可谓愚迷。汝欲见明朝与今日不异。将性觅性万劫终不见。亦如盲人不见日不是无日。讲青龙疏座主问。经云。无法可说是名说法。禅师如何体会。师曰。为般若体毕竟清净无有一物可得。是名无法。即于般若空寂体中具河沙之用。即无事不知。是名说法。故云。无法可说是名说法。讲华严座主问。禅师信无情是佛否。师曰。不信。若无情是佛者。活人应不如死人。死驴死狗亦应胜于活人。经云。佛身者即法身也。从戒定慧生。从三明六通生。从一切善法生。若说无情是佛者。大德如今便死应作佛去。有法师问。持般若经最多功德。师还信否。师曰。不信。曰若尔灵验传十余卷皆不堪信也。师曰。生人持孝自有感应。非是白骨能有感应。经是文字纸墨性空何处有灵验。灵验者在持经人用心。所以神通感物。试将一卷经安著案上。无人受持自能有灵验否。僧问。未审一切名相及法相语之与默。如何通会即得无前后。师曰。一念起时本来无相无名。何得说有前后。不了名相本净。妄计有前后。夫名相关锁。非智钥不能开。中道者病在中道。二边者病在二边。不知现用是无等等法身。迷悟得失常人之法。自起生灭埋没正智。或断烦恼或求菩提。背却般若波罗蜜。人问。律师何故不信禅。师曰。理幽难显名相易持。不见性者所以不信。若见性者号之为佛。识佛之人方能信入。佛不远人而人远佛。佛是心作。迷人向文字中求。悟人向心而觉。迷人修因待果。悟人了心无相。迷人执物守我为己。悟人般若应用见前。愚人执空执有生滞。智人见性了相灵通。干慧辩者口疲。大智体了心泰。菩萨触物斯照。声闻怕境昧心。悟者日用无生。迷人见前隔佛。人问。如何得神通去。师曰。神性灵通遍周沙界。山河石壁去来无碍。刹那万里往返无踪。火不能烧水不能溺。愚人自无心智。欲得四大飞空。经云。取相凡夫随宜为说。心无形相即是微妙色身。无相即是实相。实相体空唤作虚空无边身。万行庄严故云功德法身。即此法身是万行之本。随用立名。实而言之。只是清净法身也。人问。一心修道过去业障得消灭否。师曰。不见性人未得消灭。若见性人如日照霜雪。又见性人犹如积草等须弥。只用一星之火。业障如草。智慧似火。曰云何得知业障尽。师曰。见前心通前后生事犹如对见。前佛后佛万法同时。经云。一念知一切法是道场。成就一切智故。有行者问云。何得住正法。师曰。求住正法者是邪。何以故。法无邪正故。曰云何得作佛去。师曰。不用舍众生心。但莫污染自性。经云。心佛及众生是三无差别。曰若如是解者得解脱否。师曰。本自无缚不用求解。法过语言文字。不用数句中求。法非过现未来。不可以因果中契。法过一切不可比对。法身无象应物现形。非离世间而求解脱。僧问。何者是般若。师曰。汝疑不是者试说看。又问云。何得见性。师曰。见即是性无性不能见。又问。如何是修行。师曰。但莫污染自性即是修行。莫自欺诳即是修行。大用现前即是无等等法身。又问。性中有恶否。师曰。此中善亦不立。曰善恶俱不立将心何处用。师曰。将心用心是大颠倒。曰作么生即是。师曰。无作么生亦无可是。人问。有人乘船船底刺杀螺蚬。为是人受罪。为复船当辜。师曰。人船两无心罪正在汝。譬如狂风折树损命。无作者无受者。世界之中无非众生受苦处。僧问。未审托情势指境势语默势乃至扬眉动目等势。如何是通会于一念间。师曰。无有性外事。用妙者动寂俱妙。心真者语默总真。会道者行住坐卧是道。为迷自性万惑兹生。又问。如何是法有宗旨。师曰。随其所立即有众义。文殊于无住本立一切法。曰莫同太虚否。师曰。汝怕同太虚否。曰怕。师曰。解怕者不同太虚。又问。言方不及处如何得解。师曰。汝今正说时疑何处不及。有宿德十余人同问。经云。破灭佛法未审佛法可破灭否。师曰。凡夫外道谓佛法可破灭。二乘人谓不可破灭。我正法中无此二见。若论正法非但凡夫外道。未至佛地者二乘亦是恶人。又问。真法幻法空法非空法各有种性否。师曰。夫法虽无种性应物俱现。心幻也一切俱幻。若有一法不是幻者。幻即有定。心空也一切皆空。若有一法不空空义不立。迷时人逐法。悟时法由人。如森罗万象至空而极。百川众流至海而极。一切贤圣至佛而极。十二分经五部毗尼五围陀论至心而极。心者是总持之妙本万法之洪源。亦名大智慧藏无住涅槃。百千万名尽心之异号耳。又问。如何是幻。师曰。幻无定相如旋火轮。如乾闼婆城。如机关木人。如阳焰。如空华。俱无实法。又问。何名大幻师。师曰。心名大幻师。身为大幻城。名相为大幻衣食。河沙世界无有幻外事。凡夫不识幻。处处迷幻业。声闻怕幻境昧心而入寂。菩萨识幻法达体幻。不拘一切名相。佛是大幻师。转大幻法轮。成大幻涅槃。转幻生灭得不生不灭。转河沙秽土成清净法界。僧问。何故不许诵经唤作客语。师曰。如鹦鹉只学人言不得人意。经传佛意。不得佛意而但诵是学语人。所以不许。曰不可离文字言语别有意耶。师曰。汝如是说亦是学语。曰同是语言何偏不许。师曰。汝今谛听经有明文。我所说者义语非文。众生说者文语非义。得意者越于浮言。悟理者超于文字。法过语言文字。何向数句中求。是以发菩提者得意而忘言。悟理而遗教。亦犹得鱼忘筌得兔忘蹄也。有法师问。念佛是有相大乘禅师意如何。师曰。无相犹非大乘。何况有相。经云。取相凡夫随宜为说。又问。愿生净土未审实有净土否。师曰。经云。欲得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即佛土净。若心清净所在之处皆为净土。譬如生国王家决定绍王业。发心向佛道是生净佛国。其心若不净在所生处皆是秽土。净秽在心不在国土。又问。每闻说道未审何人能见。师曰。有慧眼者能见。曰甚乐大乘如何学得。师曰。悟即得不悟不得。曰如何得悟去。师曰。但谛观。曰似何物。师曰。无物似。曰应是毕竟空。师曰。空无毕竟。曰应是有。师曰。有而无相。曰不悟如何。师曰。大德自不悟亦无人相障。人问。佛法在于三际否。师曰。见在无相不在其外。应用无穷不在于内。中间无住处三际不可得。曰此言大混。师曰。汝正说混之一字时在内外否。曰弟子究检内外无踪迹。师曰。若无踪迹明知上来语不混。曰如何得作佛。师曰。是心是佛是心作佛。曰众生入地狱佛性入否。师曰。如今正作恶时更有善否。曰无。师曰。众生入地狱佛性亦如是。曰一切众生皆有佛性如何。师曰。作佛用是佛性。作贼用是贼性。作众生用是众生性。性无形相随用立名。经云。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僧问。何者是佛。师曰。离心之外即无有佛。曰何者是法身。师曰。心是法身。谓能生万法故号法界之身。起信论云。所言法者。谓众生心。即依此心显示摩诃衍义。又问。何名有大经卷内在一微尘。师曰。智慧是经卷。经云。有大经卷量等三千大千界。内在一微尘中。一尘者是一念心尘也。故云。一念尘中演出河沙偈时人自不识。又问。何名大义城。何名大义王。师曰。身为大义城。心为大义王。经云。多闻者善于义不善于言说。言说生灭义。不生灭义无形相。在言说之外。心为大经卷。心为大义王。若不了了识心者不名善义。只是学语人也。又问。般若经云。度九类众生皆入无余涅槃。又云。实无众生得灭度者。此两段经文如何通会。前后人说皆云。实度众生而不取众生相。常疑未决。请师为说。师曰。九类众生一身具足随造随成。是故无明为卵生。烦恼包裹为胎生。爱水浸润为湿生。欻起烦恼为化生。悟即是佛。迷号众生。菩萨只以念念心为众生。若了念念心体空。名为度众生也。智者于自本际上度于未形。未形既空即知实无众生得灭度者。僧问。言语是心否。师曰。言语是缘不是心。曰离缘何者是心。师曰。离言语无心。曰离言语既无心若为是心。师曰。心无形相非离言语非不离言语。心常湛然应用自在。祖师云。若了心非心始解心心法。僧问。如何是定慧等学。师曰。定是体慧是用。从定起慧从慧归定。如水与波一体更无前后。名定慧等学。夫出家儿莫寻言逐语。行住坐卧并是汝性用。什么处与道不相应。且自一时休歇去。若不随外境风。心性水常自湛湛。无事珍重。
  汾州大达无业国师上堂有僧问曰。十二分教流于此土。得道果者非止一二。云何祖师东化别唱玄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岂得世尊说法有所未尽。只如上代诸德高僧。并学贯九流洞明三藏。生肇融睿尽是神异间生。岂得不知佛法远近。某甲庸昧愿师指示。师曰。诸佛不曾出世。亦无一法与人。但随病施方。遂有十二分教。如将蜜果换苦葫芦。淘汝诸人业根都无实事。神通变化及百千三昧门化彼天魔外道。福智二严为破执有滞空之见。若不会道及祖师来意。论什么生肇融睿。如今天下解禅解道如河沙数。说佛说心有百千万亿。纤尘不去未免轮回。思念不亡尽须沉坠。如斯之类尚不能自识业果。妄言自利利他。自谓上流并他先德。但言触目无非佛事。举足皆是道场。原其所习不如一个五戒十善凡夫。观其发言嫌他二乘十地菩萨。且醍醐上味为世珍奇。遇斯等人翻成毒药。南山尚自不许呼为大乘学语之流。争锋唇舌之间。鼓论不形之事。并他先德。诚实苦哉。只如野逸高士。尚解枕石漱流弃其利禄。亦有安国理民之谋征而不赴。况我禅宗途路且别。看他古德道人得意之后。茆茨石室向折脚铛子里。煮饭吃过三十二十年。名利不干怀。财宝不为念。大忘人世隐迹岩丛。君王命而不来。诸侯请而不赴。岂同我辈贪名爱利汨没世途。如短贩人有少希求而忘大果。十地诸贤岂不通佛理可不如一个博地凡夫。实无此理。他说法如云如雨。犹被佛呵云。见性如隔罗縠。只为情存圣量见在果因。未能逾越圣情过诸影迹。先贤古德硕学高人博达古今洞明教网。盖为识学诠文水乳难辨。不明自理念静求真。嗟乎得人身者如爪甲上土。失人身者如大地土。良可伤哉。设有悟理之者有一知一解。不知是悟中之则入理之门。便谓永出世利。巡山傍涧轻忽上流。致使心漏不尽理地不明。空到老死无成虚延岁月。且聪明不能敌业。干慧未免苦轮。假使才并马鸣解齐龙树。只是一生两生不失人身。根思宿净闻之即解。如彼生公何足为羡与道全远。共兄弟论实不论虚。只遮口食身衣。尽是欺贤罔圣。求得将来他心慧眼。观之如吃脓血一般。总须偿他始得。阿那个有道果。自然招得他信施来不受者。学般若菩萨不得自谩。如冰凌上行。似剑刃上走。临终之时一豪凡圣情量不尽。纤尘思念未忘。随念受生轻重五阴。向驴胎马腹里托质。泥犁镬汤里煮炸一遍了。从前记持忆想见解智慧都卢一时失却依前再为蝼蚁。从头又作蚊虻。虽是善因而遭恶果。且图什么兄弟只为贪欲成性。二十五有向脚跟下系著无成办之期。祖师观此土众生有大乘根性。唯传心印指示迷情。得之者即不拣凡之与圣愚之与智。且多虚不如少实。大丈夫儿如今直下便休歇去。顿息万缘越生死流迥出常格。灵光独照物累不拘。巍巍堂堂三界独步。何必身长丈六紫磨金辉。项佩圆光。广长舌相。若以色见我是行邪道。设有眷属庄严不求自得。山河大地不碍眼光。得大总持一闻千悟。都不希求一餐之直。汝等诸人傥不如是。祖师来至此土非常有损有益。有益者百千人中捞捷一个半个堪为法器。有损者如前已明。从他依三乘教法修行。不妨却得四果三贤有进修之分。所以先德云。了即业障本来空。未了还须偿宿债。
  池州南泉普愿和尚上堂曰。诸子老僧十八上解作活计。有解作活计者出来。共尔商量是住山人始得。良久顾视大众合掌曰。珍重无事各自修行。大众不去。师曰。如圣果大可畏。勿量大人尚不奈何。我且不是渠。渠且不是我。渠争奈我何。他经论家说法身为极则。唤作理尽三昧义尽三昧。似老僧向前被人教返本还源去。几恁么会祸事。兄弟近日禅师太多。觅个痴钝人不可得。不道全无于中还少。若有出来共尔商量。如空劫时有修行人否。有无作么不道。阿尔寻常巧唇薄舌。及乎问著总皆不道。何不出来。莫论佛出世时事。兄弟今时人担佛著肩上行。闻老僧言心不是佛智不是道。便聚头拟推老僧无尔推处。尔若束得虚空作棒打得老僧著一任推。时有僧问。从上祖师至江西大师。皆云。即心是佛平常心是道。今和尚云。心不是佛智不是道。学人悉生疑惑。请和尚慈悲指示。师乃抗声答曰。尔若是佛休更涉疑却问。老僧何处有恁么傍家疑佛来。老僧且不是佛亦不曾见祖师。尔恁么道自觅祖师去。曰和尚恁么道。教学人如何扶持得。师曰。尔急手托虚空著。曰虚空无动相。云何托。师曰。尔言无动相早是动也。虚空何解道我无动相。此皆是尔情见。曰虚空无动相尚是情见。前遣某甲托何物。师曰。尔既知不应言托。拟何处扶持他。曰即心是佛既不得。是心作佛否。师曰。是心是佛是心作佛情计所有斯皆想成。佛是智人心是辨集主。皆对物时他便妙用。大德莫认心认佛。设认得是境。被他唤作所知愚。故江西大师云。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且教尔后人恁么行履。今时学人披个衣服。傍家疑恁么闲事还得否。曰既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和尚今却云心不是佛智不是道。未审若何。师曰。尔不认心(一有不字)是佛智不是道。老僧勿(一作忽)得心来复何处著。曰总既不得何异太虚。师曰。既不是物比什么太虚。又教谁异不异。曰不可无他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师曰。尔若认遮个还成心佛去也。曰请和尚说。师曰。老僧自不知。曰何故不知。师曰。教我作么生说。曰可不许学人会道。师曰。会什么道又作么生会。曰某甲不知。师曰。不知却好。若取老僧语唤作依通人。设见弥勒出世还被他燖却头尾。曰使后人如何。师曰。尔且自看莫忧他后人。曰前不许某甲会道。今复令某甲自看。未审如何。师曰。冥会妙会许尔。尔作么生会。曰如何是妙会。师曰。还欲学老僧语。纵说是老僧说。大德如何。曰某甲若自会。即不须和尚乞慈悲指示。师曰。不可指东指西赚人。尔当哆哆和和时作么不来问老僧。今时巧黠始道我不会图什么。尔若此生出头来道。我出家作禅师。如未出家时曾作什么来。且说看共尔商量。曰恁么时某甲不知。师曰。既不知即今认得可可是耶。曰认得既不是不认是否。师曰。认不认是什么语话。曰到遮里某甲转不会也。师曰。尔若不会我更不会。曰某甲是学人即不会。和尚是善知识合会。师曰。遮汉向尔道不会。谁论善知识。莫巧黠。看他江西老宿在日。有一学士问。如水无筋骨能乘万斛舟此理如何。老宿云。遮里无水亦无舟。论什么筋骨。兄弟他学士便休去可不省力。所以数数向道佛不会道。我自修行用知作么。曰如何修行。师曰。不可思量得向人道。恁么修恁么行大难。曰还许学人修行否。师曰。老僧不可障得尔。曰某甲如何修行。师曰。要行即行不可专寻他背。曰若不因善知识指示无以得会。如和尚每言。修行须解始得。若不解即落他因果无自由分。未审如何修行即免落他因果。师曰。更不要商量。若论修行何处不去得。曰如何去得。师曰。尔不可逐背寻得。曰和尚未说教某甲作么生寻。师曰。纵说何处觅去。且如尔从旦至夜。忽东行西行。尔尚不商量道去得不得。别人不可知得尔。曰当东行西行总不思量是否。师曰。恁么时谁道是不是。曰和尚每言。我于一切处而无所行。他拘我不得。唤作遍行三昧普现色身。莫是此理否。师曰。若论修行何处不去。不说拘与不拘。亦不说三昧。曰何异有法得菩提道。师曰。不论异不异。曰和尚所说修行。迢然与大乘别。未审如何。师曰。不管他别不别。兼不曾学来。若论看教自有经论座主。他教家实大可畏。尔且不如听去好。曰究竟令学人作么生会。师曰。如汝所问元只在因缘边。看尔且不奈何缘。是认得六门头事。尔但会佛那边却来。我与尔商量。兄弟莫恁么寻逐不住恁么不取古人语行菩萨行唯一人行。天魔波旬领诸眷属。常随菩萨后觅心行起处便拟扑倒。如是经无量劫觅一念异处不得。方与眷属礼辞赞叹供养。犹是进修位中。下之人便不奈何。况绝功用处。如文殊普贤。更不话他。兄弟作么生道行是无。觅一日行底人不可得。今时傍家从年至岁。只是觅究竟作么生。空弄唇舌生解。曰当恁么时无佛名无众生名。使某甲作么图度。师曰。尔言无佛名无众生名。早是图度了也。亦是记他言语。曰若如是悉属佛出世时事。了不可不言。师曰。尔作么生言。曰设使言言亦不及。师曰。若道言不及是及语。尔虚恁么寻逐。谁与尔为境。曰既无为境者。谁是那边人。师曰。尔若不引教来即何处论佛。既不论佛老僧与谁论遮边那边。曰果虽不住道而道能为因如何。师曰。是他古人如今不可不奉戒。我不是渠渠不是我。作得伊如狸奴白牯。行履却快活。尔若一念异即难为修行。曰云何一念异难为修行。师曰。才一念异便有胜劣二根。不是情见随他因果。更有什么自由分。曰每闻和尚说报化非真佛亦非说法者。未审如何。师曰。缘生故非。曰报化既非真佛。法身是真佛否。师曰。早是应身也。曰若恁么即法身亦非真佛。师曰。法身是真非真。老僧无舌不解道。尔教我道即得。曰离三身外何法是真佛。师曰。遮汉共八九十老人相骂。向尔道了也。更问什么离不离。拟把楔钉他虚空。曰伏承华严经是法身佛说如何。师曰。尔适来道什么语。其僧重问。师顾视叹曰。若是法身说。尔向什么处听。曰某甲不会。师曰。大难大难。好去珍重。
  赵州从谂和尚上堂云。金佛不度炉。木佛不度火。泥佛不度水。真佛内里坐。菩提涅槃真如佛性尽是贴体衣服。亦名烦恼。不问即无烦恼。且实际理什么处著得。一心不生万法无咎。汝但究理坐看三二十年。若不会道截取老僧头去。梦幻空华何劳把捉。心若不异万法一如。既不从外得。更拘执作什么。如羊相似乱拾物安向口里。老僧见药山和尚道。有人问著者便教合却口。老僧亦教合却口。取我是净。一似猎狗专欲吃物。佛法在什么处。遮里一千人尽是觅作佛汉子。于中觅一个道人无。若与空王为弟子。莫教心病最难医。未有世间时早有此性。世界坏时此性不坏从一见老僧后更不是别人。只是一个主人公。遮个更用向外觅物作什么。正恁么时莫转头换脑。若转头换脑即失却去也。时有僧问。承师有言。世界坏时此性不坏。如何是此性。师曰。四大五阴。僧曰。此犹是坏底。如何是此性。师曰。四大五阴(法眼云。是一个两个是坏不坏。且作么生会。试断看)。
  镇州临济义玄和尚示众曰。今时学人且要明取自己真正见解。若得自己见解。即不被生死染去住自由。不要求他殊胜殊胜自备。如今道流且要不滞于惑。要用便用。如今不得病在何处。病在不自信处。自信不及即便忙忙徇一切境。脱大德若能歇得念念驰求心。便与祖师不别。汝欲识祖师么。即汝目前听法底是。学人信不及便向外驰求。得者只是文字学。与他祖师大远在。莫错大德。此时不遇万劫千生轮回三界。徇好恶境向驴牛肚里去也。如今诸人与古圣何别。汝且欠少什么。六道神光未曾间歇。若能如此见。是一生无事人。一念净光是汝屋里法身佛。一念无分别光是汝报身佛。一念无差别光是汝化身佛。此三身即是今日目前听法底人。为不向外求有此三种功用。据教三种名为极则。约山僧道三种是名言。故云身依义而立。土据体而论。法性身法性土明知是光影。大德。且要识取弄光影人。是诸佛本源。是一切道流归舍处。大德。四大身不解说法听法。虚空不解说法听法。是汝目前历历孤明。勿形段者解说法听法。所以山僧向汝道。五蕴身田内有无位真人。堂堂显露无丝发许间隔。何不识取。心法无形通贯十方。在眼曰见。在耳曰闻。在手执捉。在足运奔。心若不在随处解脱。山僧见处坐断报化佛顶。十地满心犹如客作儿。等妙二觉如担枷带锁。罗汉辟支犹如粪土。菩提涅槃系驴马橛。何以如斯。盖为不达三祇劫空有此障隔。若是真道流尽不如此。如今略为诸人大约话破。自看远近。时光可惜各自努力。珍重。
  玄沙宗一师备大师上堂曰。太虚日轮是一切人成立太虚见。在诸人作么生。满目觑不见。满耳听不闻。此两处不省得便是瞌睡汉。若明彻得坐却凡圣。坐却三界梦幻身心。无一物如针锋许为缘为对。直饶诸佛出来作无限神通变现。设如许多教网未曾措著一分豪。唯助初学诚信之门。还会么。水鸟树林却解提纲。他甚端的自是少人听。非是小事。天魔外道是孤恩负义。天人六趣是自欺自诳。如今沙门不荐此事。翻成弄影汉。生死海里浮沉几时休息去。自家幸有此广大门风不能绍继得。更向五蕴身田里作主宰。还梦见么。如许多田地教谁作主宰。大地载不起。虚空包不尽。岂是小事。若要彻即今遮里便明彻去。不教仁者取一法如微尘大。不教仁者舍一法如豪发许。还会么。时有僧问。从上宗旨如何。师默然。僧再问。师乃叱之。僧问。从何方便门令学人得入。师曰。入是方便。僧问。初心人来师如何指示。师曰。什么处得初心来。僧问。学人创入丛林乞师提接。师以杖指之。僧曰。学人不会。师曰。我恁么为汝却成抑屈于人。如今若的自肯当人分上。不论初学入丛林。可谓共诸人久践。与过去诸佛无所乏少。如大海水一切鱼龙初生至老吞吐受用悉皆平等。所以道。初发心者与古佛齐肩。奈何汝无始积劫动诸妄情结成烦恼。如重病人心狂热闷。颠倒乱见都无实事。如今所睹一切境界皆亦如是。对汝诸根尽成颠倒。古人以无穷妙药医疗对治。直至十地未得惺惺。将知大不容易。古人思惟如丧考妣。如今兄弟见似等闲。何处别有人为汝了得。可惜时光虚度。何妨密密地自究子细观。寻至无著力处。自息诸缘去。纵未发萌种子犹在。若总取我傍家打鼓。弄粥饭气力。将此造次排遣生死。赚汝一生有何所益。应须如实知取好。无事珍重。
  漳州罗汉桂琛和尚上堂。大众立久。师曰。诸上座。不用低头思量。思量不及。便道不用拣择。委得下口处么。汝向什么处下口。试道看。还有一法近得汝。还有一法远得汝么。同得汝异得汝么。既然如是为什么却特地艰难去。盖为不丈夫男子。僣僣偰偰无些子威光。戚戚地遮护个意根。恐怕人问著。我常道。汝若有达悟处。但去却人我披露将来。与汝验过。直下作么。不肯莫把牛迹里水以为大海。佛法遍周沙界。莫错向肉团心上妄立知见以为疆界。此见闻觉知识想情缘。然非不是。若向遮里点头道我真实即不得。只如古人道此事唯我能知。是何境界。还识得么。莫是汝见我我见汝便是么。莫错会。若是遮个我我随生灭。身有即有身无即无。所以古佛为汝今日人说。异法有故异法出生。异法无故异法灭尽。莫将为等闲。生死事大此一团子消杀不到。在处乖张不少声色。若不破受想行识。亦然役得汝骨出在。莫道五阴本来空也。不由汝口便解空去。所以道。须得亲彻须真实也。不是今日老师始解恁么道。他古圣告报。汝唤作金刚秘密不思议光明藏。覆荫乾坤生凡育圣。亘古亘今谁人无分。既若如此更藉何人。所以诸佛慈悲见汝不奈何。开方便门示真实相。我今方便也汝还会么。若不会莫向意下捏怪。僧问从上宗门乞师方便。师曰。方便即不无。汝唤什么作宗门。曰恁么即学人虚施此问。师曰。汝有什么罪过。问佛法还受雕琢也无。师曰。作么不受。曰如何雕琢。师曰。佛法。问诸行无常是生灭法。如何是不生不灭法。师曰。用不生不灭作么。问才拟是过不拟时如何。师曰。拟有什么过。曰恁么即便自无疮也。师曰。合取口。问诸境中以何为主。师曰。那个是诸境。曰莫是疑处是么。师曰。把将疑处来。问正恁么时是什么。师曰。不恁么时是什么。曰学人道不得。师曰。口里是什么塞却。师又曰。诸人朝晡恁么上来下去。也只是被些子声色惑乱身心不安。若是声色名字不是佛法。又疑伊什么。若是佛法不是声色名字。汝又作么生拟把身心凑泊伊。若是声色名字。总是声色名字。若是佛法总是佛法。会么。异声无声。异色无色。离字无名。离名无字。试把舌头点看。有多少声色名字。自何而色以何为名。三界如是峥嵘尚觅出头不得。因什么却特地难为去。只为诸人自生颠倒。以常为断悟假迷真。妄外驰求强捏异见。终日共人商量便有佛法。不与人商量便是世间闲人。话到遮里才举著佛法。便道拟心即差。动念即乖。寻常诸处元无口似纺车。总便不差去。佛法事不是隔日疟。皆由汝狂识凡情作差与不差解。忽然见我拈个槌子槌背。便作意度顾览。不然见我把个帚子扫东扫西。便各照管。是汝寻常打柴。何不顾览招呼便悟去。上座佛法莫向意根下皮袋里作则度。汝成自赚。我不敢网绊初心笼罩后学。各自究去无事。珍重。
  大法眼文益禅师上堂曰。诸上座时寒何用上来。且道上来好不上来好。或有上座道。不上来却好什么处不是。更用上来作什么。更有上座道。是伊也不得一向。又须到和尚处始得。诸上座且道遮两个人于佛法中还有进趣也未。上座。实是不得并无少许进趣。古人唤作无孔铁锤。生盲生聋无异。若更有上座出来道。彼二人总不得。为什么如此。为伊执著所以不得。诸上座总似恁么行脚。总似恁么商量。且图什么。为复只要弄唇嘴。为复别有所图。恐伊执著且执著什么。为复执著理执著事执著色执著空。若是理理且作么生执。若是事事且作么生执。著色著空亦然。山僧所以寻常向诸上座道。十方诸佛十方善知识时常垂手。诸上座时常接手。十方诸佛垂手时有。也什么处是诸上座时常接手处。还有会处会取好。若未会得莫道。总是都来圆取。诸上座傍家行脚。也须审谛著些精彩。莫只藉少智慧过却时光。山僧在众见此多矣。更有一般上座。自己东西犹未知。向遮边那边东听西听。说得少许以为胸襟。仍为他人注脚。将为自己眼目。上座总似遮个行脚。自赚亦乃赚他。奉劝诸上座。且明取道眼好。些子粥饭智慧不足可恃。若是世间造作种种非违之事。入地狱犹有劫数且有出期。若是错与他人开眼目。陷在地狱冥冥长夜无有出期。莫将为等闲。奉劝且依古圣慈悲门好。他古圣所见诸境唯见自心。祖师道。不是风动幡动仁者心动。但且恁么会好。别无亲于亲处也。师良久又云。诸上座贬也得剥也得。时僧问。学人不为别事请师直道。师曰。汝是不为别事。问如何是不生不灭底心。师曰。那个是生灭底心。僧曰。争奈学人不见。师曰。汝若不见不生不灭底也不是。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便会取。问古人才见人恁么来便叫失也古人意如何。师曰。汝不信但问别人。问维摩与文殊对谈何事。师曰。汝不妨聪明。问法同法性入诸法故古意如何。师曰。汝是行脚僧。问如何是解修行底人。师曰。汝是什么人。曰恁么即不落因果也。师曰。莫作野干鸣。问识本还源时如何。师曰。谩语。问明暗不分时如何。师曰。道什么。问如何是对境数起底心。师曰。恰道著。问如何是学人本分事。师曰。谢指示。问决择之次如履轻冰如何决择。师曰。待汝疑即道。曰学人即今疑。师曰。吓阿谁。问从上宗乘如何履践。师曰。雷声甚大雨点全无。问如何是末后句。师曰苦。问如何是玄言妙旨。师曰。用玄言妙旨作什么。问如何是直道。师曰。恐难副此问。问承教有言。佛真法身犹若虚空。应物现形如水中月。如何得恁么。师曰。如何得恁么。问教云。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学人如何解。师曰。汝甚解。师又曰。此问已是不会古人语。也因什么却向伊道。汝甚解。何处是伊解处。莫是于伊分中便点与伊么。莫是为伊不会问却反射伊么。且素非此理。慎莫错会。除此两会别又如何商量。诸上座若会得此语。也即会得诸圣总持门。且作么生会。若也会得一音演说不会随类各解。恁么道莫是有过无过说么。英错会好。既不恁么会。作么生说一音演说随类得解。有个去处始得。每日空上来下去。又不当得人事。且究道眼始得。他古人道。一切声是佛声。一切色是佛色。何不且恁么会取。僧问。远远寻声请师一接。师曰。汝寻底是什么声。是僧声是俗声是凡声是圣声。还有会处么。若也实不会。上座吵吵是声吵吵是色。声色不奈何。莫将为等闲。上座若会得即是真实。若不会即是幻化。若也会得即是幻化。若也不会即是真实。他古人亦向上座道。唯我能知。除此外别无作计校处。上座成不成从何而出。是不是从何而出。理无事而不显。事无理而不消。事理不二不事不理不理不事。恁么注解与上座。若更不会不如且依古语好。他古人见上座百般不得。所以垂慈向汝道。将闻持佛佛。何不自闻闻。无事珍重。

景德传灯录卷第二十八景德传灯录卷第二十九

赞颂偈诗

  志公和尚大乘赞十首
  志公和尚十二时颂十二首
  志公和尚十四科颂
  归宗至真禅师颂一首
  香严袭灯大师颂十九首
  筠州洞山和尚颂一首
  潭州龙牙和尚颂一十八首
  玄沙宗一大师颂三首
  招庆真觉大师颂二首
  漳州罗汉和尚明道颂一首
  南岳般舟道场劲和尚觉地颂一首
  郢州临溪和尚入道浅深颂五首
  大法眼禅师颂十四首
  唐白居易八渐偈八首
  同安察禅师玄谈十首
  云顶山僧德敷诗一十首
  僧润诗三首

梁宝志和尚大乘赞十首

  大道常在目前。虽在目前难睹。若欲悟道真体。莫除声色言语。言语即是大道。不假断除烦恼。烦恼本来空寂。妄情递相缠绕。一切如影如响。不知何恶何好。有心取相为实。定知见性不了。若欲作业求佛。业是生死大兆。生死业常随身。黑闇狱中未晓。悟理本来无异。觉后谁晚谁早。法界量同太虚。众生智心自小。但能不起吾我。涅槃法食常饱。
  妄身临镜照影。影与妄身不殊。但欲去影留身。不知身本同虚。身本与影不异。不得一有一无。若欲存一舍一。永与真理相疏。更若爱圣憎凡。生死海里沉浮。烦恼因心有故。无心烦恼何居。不劳分别取相。自然得道须臾。梦时梦中造作。觉时觉境都无。翻思觉时与梦。颠倒二见不殊。改迷取觉求利。何异贩卖商徒。动静两亡常寂。自然契合真如。若言众生异佛。迢迢与佛常疏。佛与众生不二。自然究竟无余。
  法性本来常寂。荡荡无有边畔。安心取舍之间。被他二境回换。敛容入定坐禅。摄境安心觉观。机关木人修道。何时得达被岸。诸法本空无著。境似浮云会散。忽悟本性元空。恰似热病得汗。无智人前莫说。打尔色身星散。
  报尔众生直道。非有即是非无。非有非无不二。何须对有论虚。有无妄心立号。一破一个不居。两名由尔情作。无情即本真如。若欲存情觅佛。将网山上罗鱼。徒费功夫无益。几许枉用工夫。不解即心即佛。真似骑驴觅驴。一切不憎不爱。遮个烦恼须除。除之则须除身。除身无佛无因。无佛无因可得。自然无法无人。
  大道不由行得。说行权为凡愚。得理返观于行。始知枉用工夫。未悟圆通大理。要须言行相扶。不得执他知解。回光返本全无。有谁解会此说。教君向己推求。自见昔时罪过。除却五欲疮疣。解脱逍遥自在。随方贱卖风流。谁是发心买者。亦得似我无忧。
  内见外见总恶。佛道魔道俱错。被此二大波旬。便即厌苦求乐。生死悟本体空。佛魔何处安著。只由妄情分别。前身后身孤薄。轮回六道不停。结业不能除却。所以流浪生死。皆由横生经略。身本虚无不实。返本是谁斟酌。有无我自能为。不劳妄心卜度。众生身同太虚。烦恼何处安著。但无一切希求。烦恼自然消落。
  可笑众生蠢蠢。各执一般异见。但欲傍鏊求饼。不解返本观面。面是正邪之本。由人造作百变。所须任意纵横。不假偏耽爱恋。无著即是解脱。有求又遭罗罥。慈心一切平等。真即菩提自现。若怀彼我二心。对面不见佛面。
  世间几许痴人。将道复欲求道。广寻诸义纷纭。自救己身不了。专寻他文乱说。自称至理妙好。徒劳一生虚过。永劫沉沦生老。浊爱缠心不舍。清净智心自恼。真如法界丛林。返生荆棘荒草。但执黄叶为金。不悟弃金求宝。所以失念狂走。强力装持相好。口内诵经诵论。心里寻常枯槁。一朝觉本心空。具足真如不少。声闻心心断惑。能断之心是贼。贼贼递相除遣。何时了本语默。口内诵经千卷。体上问经不识。不解佛法圆通。徒劳寻行数墨。头陀阿练苦行。希望后身功德。希望即是隔圣。大道何由可得。譬如梦里度河。船师度过河北。忽觉床上安眠。失却度船轨则。船师及彼度人。两个本不相识。众生迷倒羁绊。往来三界疲极。觉悟生死如梦。一切求心自息。
  悟解即是菩提。了本无有阶梯。堪叹凡夫伛偻。八十不能跋蹄。徒劳一生虚过。不觉日月迁移。向上看他师口。恰似失奶孩儿。道俗峥嵘集聚。终日听他死语。不观己身无常。心行贪如狼虎。堪嗟二乘狭劣。要须摧伏六府。不食酒肉五辛。邪眼看他饮咀。更有邪行猖狂。修气不食盐醋。若悟上乘至真。不假分别男女。

宝志和尚十二时颂

  平旦寅。狂机内有道人身。穷苦已经无量劫。不信常擎如意珍。若捉物入迷津。但有纤豪即是尘。不住旧时无相貌。外求知识也非真。
  日出卯。用处不须生善巧。纵使神光照有无。起意便遭魔事挠。若施功终不了。日夜被他人我拗。不用安排只么从。何曾心地生烦恼。
  食时辰。无明本是释迦身。坐卧不知元是道。只么忙忙受苦辛。认声色觅疏亲。只是他家染污人。若拟将心求佛道。问取虚空始出尘。
  禺中巳。未了之人教不至。假饶通达祖师言。莫向心头安了义。只守玄没文字。认著依前还不是。暂时自肯不追寻。旷劫不遭魔境使。
  日南午。四大身中无价宝。阳焰空华不肯抛。作意修行转辛苦。不曾迷莫求悟。任尔朝阳几回暮。有相身中无相身。无明路上无生路。
  日昳未。心地何曾安了义。他家文字没亲疏。莫起工夫求的意。任纵横绝忌讳。长在人间不居世。运用不离声色中。历劫何曾暂抛弃。
  晡时申。学道先须不厌贫。有相本来权积聚。无形何用要安真。作净洁却劳神。莫认愚痴作近邻。言下不求无处所。暂时唤作出家人。
  日入酉。虚幻声音终不久。禅悦珍羞尚不餮。谁能更饮无明酒。没可抛无物守。荡荡逍遥不曾有。纵尔多闻达古今。也是痴狂外边走。
  黄昏戌。狂子兴功投暗室。假使心通无量时。历劫何曾异今日。拟商量却啾唧。转使心头黑如漆。昼夜舒光照有无。痴人唤作波罗蜜。
  人定亥。勇猛精进成懈怠。不起纤豪修学心。无相光中常自在。超释迦越祖代。心有微尘还窒阂。廓然无事顿清闲。他家自有通人爱。
  夜半子。心住无生即生死。生死何曾属有无。用时便用没文字。祖师言外边事。识取起时还不是。作意搜求实没踪。生死魔来任相试。
  鸡鸣丑。一颗圆珠明已久。内外接寻觅总无。境上施为浑大有。不见头又无手。世界坏时渠不朽。未了之人听一言。只遮如今谁动口。

志公和尚十四科颂菩提烦恼不二

  众生不解修道。便欲断除烦恼。烦恼本来空寂。将道更欲觅道。一念之心即是。何须别处寻讨。大道晓在目前。迷倒愚人不了。佛性天真自然。亦无因缘修造。不识三毒虚假。妄执浮沉生老。昔时迷日(一作未)为晚。今日始觉非早。

持犯不二

  丈夫运用无碍。不为戒律所制。持犯本自无生。愚人被他禁系。智者造作皆空。声闻触途为滞。大士肉眼圆通。二乘天眼有翳。空中妄执有无。不达色心无碍。菩萨与俗同居。清净曾无染世。愚人贪著涅槃。智者生死实际。法性空无言说。缘起略无人子(一本作为兹偈)百岁无智小儿。小儿有智百岁。

佛与众生不二

  众生与佛无殊。大智不异于愚。何须向外求宝。身田自有明珠。正道邪道不二。了知凡圣同途。迷悟本无差别。涅槃生死一如。究竟攀缘空寂。惟求意想清虚。无有一法可得。翛然自入无余。

事理不二

  心王自在翛然。法性本无十缠。一切无非佛事。何须摄念坐禅。妄想本来空寂。不用断除攀缘。智者无心可得。自然无争无喧。不识无为大道。何时得证幽玄。佛与众生一种。众生即是世尊。凡夫妄生分别。无中执有迷奔。了达贪嗔空寂。何处不是真门。

静乱不二

  声闻厌諠求静。犹如弃面求饼。饼即从来是面。造作随人百变。烦恼即是菩提。无心即是无境。生死不异涅槃。贪嗔如焰如影。智者无心求佛。愚人执邪执正。徒劳空过一生。不见如来妙顶。了达淫欲性空。镬汤炉炭自冷。

善恶不二

  我自身心快乐。翛然无善无恶。法身自在无方触目无非正觉。六尘本来空寂。凡夫妄生执著。涅槃生死平等。四海阿谁厚薄。无为大道自然。不用将心画度。菩萨散诞灵通。所作常含妙觉。声闻执法坐禅。如蚕吐丝自缚。法性本来圆明。病愈何须执药。了知诸法平等。翛然清虚快乐。

色空不二

  法性本无青黄。众生谩造文章。吾我说他止观。自意扰扰颠狂。不识圆通妙理。何时得会真常。自疾不能治疗。却教他人药方。外看将为是善。心内犹若豺狼。愚人畏其地狱。智者不异天堂。对境心常不起。举足皆是道场。佛与众生不二。众生自作分张。若欲除却三毒。迢迢不离灾殃。智者知心是佛。愚人乐往西方。

生死不二

  世间诸法如幻。生死犹若雷电。法身自在圆通。出入山河无间。颠倒妄想本空。般若无迷无乱。三毒本自解脱。何须摄念禅观。只为愚人不了。从他戒律决断。不识寂灭真如。何时得登彼岸。智者无恶可断。运用随心合散。法性本来空寂。不为生死所绊。若欲断除烦恼。此是无明痴汉。烦恼即是菩提。何用别求禅观。实际无佛无魔。心体无形无段。

断除不二

  丈夫运用堂堂。逍遥自在无妨。一切不能为害。坚固犹若金刚。不著二边中道。翛然非断非常。五欲贪嗔是佛。地狱不异天堂。愚人妄生分别。流浪生死猖狂。智者达色无碍。声闻无不恛惶。法性本无瑕翳。众生妄执青黄。如来引接迷愚。或说地狱天堂。弥勒身中自有。何须别处思量。弃却真如佛像。此人即是颠狂。声闻心中不了。唯只趁逐言章。言章本非真道。转加斗争刚强。心里蚖蛇蝮蝎。螫著便即遭伤。不解文中取义。何时得会真常。死入无间地狱。神识枉受灾殃。

真俗不二

  法师说法极好。心中不离烦恼。口谈文字化他。转更增他生老。真妄本来不二。凡夫弃妄觅道。四众云集听讲。高座论义浩浩。南座北座相争。四众为言为好。虽然口谈甘露。心里寻常枯燥。自己元无一钱。日夜数他珍宝。恰似无智愚人。弃却真金担草。心中三毒不舍。未审何时得道。

解缚不二

  律师持律自缚。自缚亦能缚他。外作威仪恬静。心内恰似洪波。不驾生死船筏。如何度得爱河。不解真宗正理。邪见言辞繁多。有二比丘犯律。便却往问优波。优波依律说罪。转增比丘网罗。方丈室中居士。维摩便即来诃。优波默然无对。净名说法无过。而彼戒性如空。不在内外娑婆。劝除生灭不肯。忽悟还同释迦。

境照不二

  禅师体离无明。烦恼从何处生。地狱天堂一相。涅槃生死空名。亦无贪嗔可断。亦无佛道可成。众生与佛平等。自然圣智惺惺。不为六尘所染。句句独契无生。正觉一念玄解。三世坦然皆平。非法非律自制。翛然真入圆成。绝此四句百非。如空无作无依。

运用无碍

  我今滔滔自在。不羡公王卿宰。四时犹若金刚。苦乐心常不改。法宝喻于须弥。智慧广于江海。不为八风所牵。亦无精进懈怠。任性浮沉若颠。散诞纵横自在。遮莫刀剑临头。我自安然不辨。

迷悟不二

  迷时以空为色。悟即以色为空。迷悟本无差别。色空究竟还同。愚人唤南作北。智者达无西东。欲觅如来妙理。常在一念之中。阳焰本非其水。渴鹿狂趁匆匆。自身虚假不实。将空更欲觅空。世人迷倒至甚。如犬吠雷哄哄。

归宗至真禅师智常颂一首

  归宗事理绝。日轮正当午。自在如师子。不与物依怙。独步四山顶。优游三大路。欠呿飞禽坠。颦呻众邪怖。机竖箭易及。影没手难覆。施张若工伎。裁剪如尺度。巧镂万般名。归宗还似土。语默音声绝。旨妙情难措。弃个眼还聋。取个耳还瞽。一镞破三关。分明箭后路。可怜大丈夫。先天为心祖(体字函涅槃经二十七卷真师子王晨朝出穴颦呻欠呿)。

香严袭灯大师智闲颂一十九首授指

  古人骨多灵异。贤子孙密安置。此一门成孝义。人未达莫差池。须志固遣狐疑。得安静不倾危。向即远求即离。取即急失即迟。无计校忘觉知。浊流识今古伪。一刹那通变异。嵯峨山石火气。内里发焚巅罍。无遮栏烧海底。法网疏灵焰细。六月卧去衣被。盖不得无假伪。达道人唱祖意。我师宗古来讳。唯此人善安置。足法财具惭愧。不虚施用处谛。有人问少呵气。更审来说米贵。

最后语

  有一语全规矩。休思惟不自许。路逢达道人。扬眉省来处。蹋不著多疑虑。却思看带伴侣。一生参学事无成。殷勤抱得旃檀树。

畅玄与崔大夫

  达人多隐显。不定露形仪。语下不遗迹。密密潜护持。动容扬古路。明妙乃方知。应物但施设。莫道不思议。

达道场与城阴行者

  理奥绝思量。根寻径路长。因兹知隔阔。无那被封疆。人生须特达。起坐觉馨香。清净如来子。安然坐道场。

与薛判官

  一滴滴水一焰焰火。饮水人醉向火人老。不饮不向无复安卧。拗折弓箭蹋倒射垛。若人要知先去钩锥。人须问我我是阿谁。快道快道。

与临濡县行者

  丈夫咄哉久被尘埋。我因今日得入山来。扬眉示我因兹眼开。老僧手风书处龙钟。语下有意的出樊笼。

显旨

  思远神仪奥。精虚履践通。见闻离影像。密际语前踪。得意尘中妙。投机露道容。藏明照警觉。肯可达真宗。

三句后意

  书出语多虚。虚中带有无。却向书前会。放却意中珠。

答郑郎中问二首

  语中埋迹声前露容。即时妙会古人同风。响应机宜无自他宗。诃起騃蟒奋迅成龙。
  语里埋筋骨。音声染道容。即时才妙会。拍手趁乖龙。

谭道

  的的无兼带。独运何依赖。路逢达道人。莫将语默对。

与学人玄机

  妙旨迅速言说来迟。才随语会迷却神机。扬眉当问对面熙怡。是何境界同道方知。

明道

  思思似有踪。明明不知处。借问示宗宾。徐徐暗回顾。

玄旨

  去去无标的。来来只么来。有人相借问。不语笑咍咍。

与邓州行者

  林下觉身愚。缘不带心珠。开口无言说。笔头无可书。人问香严旨。莫道在山居。

三跳后

  三门前合掌。两廊下行道。中庭上作舞。后门外摇头。

上根

  咄哉莫错顿尔无觉。空处发言龙惊一著。小语呼召妙绝名貌。巍巍道流无可披剥。

破法身见

  向上无父娘。向下无男女。独自一个身。切须了却去。闻我有此言。人人竞来取。对他一句子。不话无言语。

独脚

  子啐母啄子觉无[谷-禾+卵]。母子俱亡应缘不错。同道唱和妙云独脚。

洞山和尚良价颂一首无心合道

  道无心合人。人无心合道。欲识个中意。一老一不老。

龙牙和尚居遁颂一十八首

  龙牙山里龙。形非世间色。世上画龙人。巧巧描不得。唯有识龙人。一见便心息。
  唯念门前树。能容鸟泊飞。来者无心唤。腾身不慕归。若人心似树。与道不相违。
  一得无心便道情。六门休歇不劳形。有缘不是余朋友。无用双眉却弟兄。
  悟了还同未悟人。无心胜负自安神。从前古德称贫道。向此门中有几人。
  学道先须有悟由。还如曾斗快龙舟。虽然旧阁于空地。一度赢来方始休。
  心空不及道空安。道与心空状一般。参玄不是道空士。一乍相逢不易看。
  自小从师学祖宗。闲华犹似缠人蜂。僧真不假居云外。得后知无色自空。
  学道无端学画龙。元来未得笔头踪。一朝体得真龙后。方觉从前枉用功。
  成佛人希念佛多。念来岁久却成魔。君今欲得自成佛。无念之人不较多。
  在梦那知梦是虚。觉来方觉梦中无。迷时恰是梦中事。悟后还同睡起夫。
  学道蒙师诣却闲。无中有路隐人间。饶君讲得千经论。一句临机下口难。
  菩萨声闻未尽空。人天来往访真宗。争如佛是无疑士。端坐无心只么通。
  此生不息息何时。息在今生共要知。心息只缘无妄想。妄除心息是休时。
  迷人未了劝盲聋。土上加泥更一重。悟人有意同迷意。只在迷中迷不逢。
  夫人学道莫贪求。万事无心道合头。无心始体无心道。体得无心道亦休。
  眉间毫相焰光身。事见争如理见亲。事有只因于理有。理权方便化天人。一朝大悟俱消却。方得名为无事人。
  人情浓厚道情微。道用人情世岂知。空有人情无道用。人情能得几多时。
  寻牛须访迹。学道访无心。迹在牛还在。无心道易寻。

玄沙师备宗一大师颂三首

  玄沙游径别。时人切须知。三冬阳气盛。六月降霜时。有语非关舌。无言切要辞。会我最后句出世少人知。
  奇哉一灵叟。那顿许嶶嶶(音兜)风起引箜篌。迷子争头凑。设使总不是。虾蟆大张口。开口不开口。终是犯灵叟。欲识个中意。南星真北斗。
  万里神光顶后相。没顶之时何处望。事已成意亦休。此个从来触处周。智者聊闻猛提取。莫待须臾失却头。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